当前位置:嘉峪乐把网>体育>内容

bbin反水1.2%|19岁初学拳手被打进ICU背后:参赛规则不明,60kg曾对战122kg

来源:嘉峪乐把网 作者:未知 发表时间:2019-12-24 13:06:58 我要评论

bbin反水1.2%|19岁初学拳手被打进ICU背后:参赛规则不明,60kg曾对战122kg

bbin反水1.2%,文|每日人物高瑜键 编辑钟十五

11月30日,西南财经大学大二学生晓新(化名)在学习拳击仅一个多月的情况下,被教练吴某川怂恿参加了一场自由搏击比赛,对手是圈内小有名气的泰拳手王某然。然而,开场仅36秒,晓新就被王某然一脚踢中腹部,随后心脏骤停,紧急就医后,转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icu,至今仍未苏醒。

据了解,王某然曾在泰国shark拳场拿过“金腰带”,此前的战绩是11胜0负3ko,而晓新第一次参加此类比赛,两人实力悬殊,本不应该被配组。事发后,吴某川表示自己并不清楚王某然的实力,遭到王某然师傅、主办方成都野蛮怪兽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股东之一杨某果的质疑,双方互相认为对方应当担负主要责任。

目前,警方已经介入其中,拳手王某然已被刑事拘留,主办方法人代表石某亦被控制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据红星新闻报道,王某然代理律师透露称,王某然系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被刑事拘留。

搏击圈内人士向每日人物透露,涉事俱乐部早先曾因规则不明晰的素人赛“引发业内的不满”,并曾出现毫无练习经验的素人参赛、素人与职业选手配组对打等丑闻。每日人物还注意到,monster里曾上演过多场儿童拳击比赛,其中最小的参赛选手年仅12岁,体重仅为32kg。

少年拳手|图源网络

事发10小时家属无人理睬,教练送医后再未现身

“目前的情况不能说好转,也不能说恶化,只能说是维持着那个状态。”12月12日晚,晓新哥哥崔某对每日人物表示,“他(晓新)求生欲很强,给我的感觉就是,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意识。”

崔某回忆,出事后家属从北京、河南等地紧急赶往成都。但大概10小时内,没有任何相关人员到场与家属协商。后经公安协调,直到事发后第八天,12月7日各方才得以在派出所内会面,共同商量费用事项,希望各方筹集10万左右。

崔某称,家属当时的诉求是,一星期内保证医药费不断。目前晓新在icu里一天的保守治疗费用在2万到2万5千。家属方表示,只要能保证医药费“让人先活下来”,其他责任都可以日后酌情考虑。

在场的主办方股东王某敬表示,要先跟法人石某的父母、其它的股东商量,才能给答复。当晚,王某敬告知其他股东“没钱”、“不管”,他自己愿意私人出资1.5万,由于医药费用告急,崔某同意。但直到第二天10点半,对方才转来1万。对余下的5000元,王某敬则声称“接不到活”,所以拿不出来。

出事场馆的场地方也垫付了1.5万的医药费。崔某表示,“对方要求我们签署一个承诺书,才肯给钱。”有关该承诺书的具体内容,崔某称不方便透露,但非常长,经协商后才未签署。

而动员晓新参加拳击比赛的教练吴某川,在将晓新送到医院后,再未现身。崔某回忆,出事后他们联系吴某川,对方转了2000块钱过来,但家属没要。

吴某川2015年打拳|图源网络

崔某表示,家属就是想知道这事到底怎么回事。之后,自己询问过吴某川,对方回复自己被派出所控制了24小时,期间被谈过两次话,但谈及具体内容,吴某川对崔某则一概不答。

12月10日,晓新家人在轻松筹平台发起筹款,目前一共筹到了7万多,仅够三天的治疗使用。因目前治疗费用紧张,停止筹款后48小时内这笔钱才可到账。据崔某透露,晓新在icu就已花了11万多。

12月13日,每日人物了解到,家属已为晓新的治疗费开启了第二轮筹款。直至发稿时,筹款金额仍不到1万。

野兽野蛮生长,规则标准成谜

据悉,涉事monster pwc俱乐部(野蛮怪兽搏击俱乐部),归属于成都野蛮怪兽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该俱乐部2015年11月在成都保利中心开张,是国内最早面向大众的搏击比赛平台。

据天眼查显示,公司有石某、王某敬、赵某文、杨某果四位股东。杨某果曾对媒体表示,此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股东,是“事后才得知有这场比赛”。

成都野蛮怪兽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|图源天眼查

每日人物发现,在2016年一篇题为《揭秘成都半地下格斗场:开业3个多月上演了近50次肉搏战,高额奖金引来泰国拳王》的报道中,杨某果以monster酒吧股东的身份接受采访,表示“对这个半地下格斗场的情况了如指掌。”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成都拳击圈内人士表示,杨某果实际就是monster格斗比赛的发起人,而出事的拳手王某然正是他的徒弟。该人士还透露,王某然是monster在推的人,其战绩基本上都是在这里刷出来的。

据《华西都市报》2016年一篇报道显示,当时年仅16岁的王某然,ko41岁的白领李浪,致对方在拳击台上昏迷了3分钟。

据了解,monster pwc每周五开赛,除职业拳手外,还会有一些素人比赛。据monster官方信息,凡是对搏击有兴趣且身体健康的公众均可报名参赛。广州某退役职业拳手对每日人物介绍,这种比赛叫“素人赛”,比赛参与者以白领、学生、爱好者为主。

职业选手与退役选手一般不会参加“素人赛”。在参与规则上,主办方注明,将会区配“体重以及水平相当的选手”。

monster比赛参与规则|图源网络

但每日人物发现,据monster公布的对战海报,60kg的王某然曾被安排跟122kg的朱某松对战,对方的体重是王某然的两倍之多。

按照ufc的体重划分标准,雏量级57—61kg,羽量级61—66kg。曾有两名分别为58kg和62kg的选手,本不属同一量级,也仍被分配到一起。

王某然对战|图源网络

在一部拍摄于2018年的有关搏击的纪录片透露,monster店长曾表示,素人在参加比赛前必经的一环就是“参与实力测试”。赛事方根据测试结果,匹配相应对手,如果实力太差,甚至可能会无法匹配成功。而monster现负责人近日在接受梨视频采访时表示,“公司只审核体重,对其(指晓新)实力不清楚。”

另据monster pwc官方比赛规则,明确指出了“业余组比赛需穿戴赛事组制定的护腿”。但是从现场曝光的视频中看,晓新、王某然并没有穿戴护腿。

monster比赛参赛要求|图源网络

monster pwc官方信息,目前已主办超过500场搏击比赛,参赛选手超过800人。四年间,monster从酒吧里的小八角笼扩张为艺术园区中的大拳场。

商业格斗比赛需通过审批。据圈内人士透露,monster酒吧曾因此停业过。monster酒吧中,围观的观众可以现场报名,临时加赛,“根本没有获得审批。”

每日人物还注意到,monster里曾上演过多场儿童拳击比赛,其中最小的参赛选手年仅12岁,体重仅为32kg。

monster对战选手|图源网络

圈内人称系心知肚明的“刷战绩”

目前,警方已经介入其中,拳手王某然已被刑事拘留,主办方法人代表石某亦被控制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据红星新闻报道,王某然代理律师透露称,王某然系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被刑事拘留。

事发后,吴某川曾解释称,“主办方给我说了晓新的对手,但我不认识这个人(指王某然),也从来没有看过这个人打拳。”

但一份杨某果在朋友圈中的截图显示,吴某川曾跟王某然打过比赛,不可能不清楚对方的实际水平。而据公开资料表明,吴某川早在2015年就打过monster比赛。据圈内人士向每日人物透露,吴某川、杨某果、王某然彼此都认识,“双方很熟的”。

杨某果的朋友圈截图|图源受访者

该圈内人士还透露,“双方选手都没做赛前体检,王某然一只手有两根手指还有伤,本不应该获得出赛资格。”王某然手指受伤的说法,也得到王某然代理律师在接受采访时的证实。

据了解,王某然上一场对战,获胜较为艰难,本不打算参加这一次的比赛。该律师透露,王某然系被主办方邀请游说参加。但王某然并非为刷战绩而参赛,而且对对手晓新的情况并不知情。

不过,据北京某拳手向每日人物透露,“虐菜”刷战绩的情况,在拳击圈中不算罕见,一般情况下,选手、教练,或者至少教练对此心知肚明。

据此,上述圈内人士也表示,我认为(视频中王某然背手参赛)一方面出于对他受伤手指的保护,另一方面是他很清楚他打的对手是什么水平。

安徽11选5开奖结果

上一篇: 记者分析国足选拔队东亚杯前景:心态远比竞技状态更为重要 下一篇: 贵在行走 | 索观瀛:帮助过红军的“高原枭雄”

相关推荐